新浪新闻客户端

游客被困雪山无人区26小时 无信号走15公里寻救援

游客被困雪山无人区26小时 无信号走15公里寻救援
2018-05-27 22:32 封面新闻
将主食的一部分换成薯类和豆类,并多吃果蔬,就能满足人体需要。

  原标题:大连游客被困雪山无人区26小时 无信号徒步15公里寻求救援

  封面新闻记者 王祥龙

  4月27日,经过一天的休整,大连游客郑先生和4位朋友准备继续踏上前往西藏拉萨的路途。“体力和状态已经恢复,得感谢甘孜县民警的救命恩情。”大连游客郑先生说到。

  4月24日,郑先生和朋友驾车前往甘孜县,由于导航出现差错,误入甘孜县无人区。晚上10点,车辆四次抛锚后陷入雪地。由于手机没有信号,经过一夜休整的郑先生徒步15公里寻找牧民,在牧民群众的帮助下,报警求救。26日凌晨,甘孜县警方将被困达26个小时的4人全部救出。

导航出错被困无人区 一男生徒步15公里寻找救援导航出错被困无人区 一男生徒步15公里寻找救援

  4月24日,郑先生5人,驾车踏上到甘孜县的道路。下午5点,距离目的地还有140公里。在扎龙乡休整后,5人打算在晚上8点左右到达甘孜县。

  “我们跟着导航走,大概走了80公里,觉得情况不对。”郑先生介绍,一路上,没有遇见一辆车经过,也没有牧民。

  此时已经是晚上8点,5人所在海拔上升到4400米,温度低于零下20度,一片皑皑白雪。由于积雪过深,车辆在4次抛锚后终于再也没法动弹。

  “我和同行的另一个男生,也就是驾驶员刘先生下车铲雪。”郑先生告诉记者,经过两个小时,高原反应下的两人已经精疲力竭,可仍然没办法让车驶出来。

  眼见四周一片漆黑,5人拿出手机试图寻求救援,可手机始终无法找到信号。经过商议,决定休息一晚再由两名男生徒步寻求救援。

  “因为其他三个是女生,我们要承担起责任。”郑先生说,4月25日早上6点半左右,他便和刘先生一同走进雪地,沿来路寻求救援。

  走出雪地几公里,遭遇雪盲和晒伤的刘先生被郑先生劝返,由郑先生一人寻求救援,刘先生返回守护女生。

  “雪太深,走起来很困难,也无法确定目的地。”郑先生介绍,在雪中行走5个时候后,他的双腿已经完全发紫,眼睛被雪刺得直流眼泪。但他没办法不坚持。

  在走出15公里后,郑先生遇见了牧民,由于语言不通,他只能示意自己需要帮助。一名牧民懂了郑先生的意思,驾驶摩托带他找到高处的手机信号,报警电话打通了!下午3点,牧民载着郑先生继续下山寻找警察。

4人被困26小时 相互安慰等待救援4人被困26小时 相互安慰等待救援

  25日早晨9点左右,刘先生返回车内,严重的雪盲让他泪流不止。此时车上4人仅有一桶矿泉水,两块面包,两根香肠。

  “刘先生回来后,稍作休息就下去挖雪想启动车辆。”张女士告诉记者,刘先生挖雪力竭后又返回车内,4人一边担心郑先生的安全,一边相互打气。

  随着时间的推移,车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大家还是有点紧张了,毕竟天又要黑了。”张女士介绍,车里的东西大家分着吃了一些,冷了就开汽车空调,虽然很紧张,但谁也没说出害怕,怕相互影响。

  下午7点,天色开始暗了下来,又一个夜晚即将到来,食物、燃油也即将耗尽。4人开始互相安慰,缓解恐惧情绪。

  “说得最多的还是‘没事,相信郑先生,相信警察会来救我们’。”张女士声音哽咽的说到,当时最大的困难是都4人出现了高原反应,身体吃不消。

  经过商议,4人决定如果没人来救援,26日天亮就离开车辆,徒步走出去。“有了这个想法,大家开始强迫自己睡觉。”

  由于气温太低,迷迷糊糊入睡的张女士在晚上12点左右醒来,和邻座的另一位女生依偎着,相互鼓励。凌晨2点左右,正说话的郑女士看到从后排行李中间穿过的警灯光和车灯光打在同伴的脸上。

  “我说了一句‘警察来了,我们有救了’。”张女士介绍,当时她兴奋的抱住了同伴,并将前排的两位同伴叫醒。

警察徒步40分钟救援 被救两女孩喜极而泣警察徒步40分钟救援 被救两女孩喜极而泣

  打在女孩脸上的灯光,来自甘孜县茶扎派出所民警的车辆。距离他们接到命令出发,已经过去了近12个小时。

  “我们是25号下午两点左右接到指令,他们被困的地方是甲布拉山垭口附近,那里是夏季牧场,现阶段还没有人烟。”茶扎派出所所长书杰多吉介绍,他们携带着棉被、氧气瓶、食物、药品还有医生赶赴现场。

  由于不知道具体位置,他们的搜索遇到困难。三辆警车被积雪围困,多吉所长指挥大家徒步寻找。徒步40分钟,27日凌晨,在甲布拉山沟处发现了被困的车辆。

  “透过车窗,我看到张女士4人蜷缩在车内。”书吉多杰说,他们赶紧将4人叫出,脱下警用防寒服给她们穿上,并一个劲的安慰4人,没事没事。

  下车后,两名女孩相拥而泣。穿上厚厚的防寒服,披上棉被的4人被扶进警车,开始吸氧恢复体力。26日早上8点左右,被困人员在茶扎乡派出所吃上了热腾腾的面条。

  “不知道如何感谢警察,我们只能给救援民警鞠上一个躬。”说起当时的情景,张女士声音再度哽咽。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